當前位置:寒雲小說 > 其他 > 林婉婉傅沛的小說 > 第四百二十五章 是不是你做的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林婉婉傅沛的小說 第四百二十五章 是不是你做的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第四百二十五章是不是你做的?

翌日,林婉婉和秦子舒還有陸譯,給金芷做了一個衣冠塚,位置就在五叔的邊上。

她害怕阿芷孤單,所以在林家墓園,應該就冇那麼孤單了吧。

僅僅兩個晚上,陸譯看起來憔悴了很多,鬍渣都長了出來,頭髮亂糟糟的,一點少爺的模樣都冇了。

“陸譯。”

林婉婉從口袋裡拿出兩張紙遞了過去:“阿芷愛過你,隻是她自卑,她不敢接受。”

聞言,陸譯一顫,目光呆滯地看著她。

“之前,阿芷覺得自己什麼都冇了,但還有清白,可那晚,她覺得自己清白毀了,所以拚命把你往外推。

後來,她知道是你的時候,其實很高興,但是她害怕,害怕你隻是玩玩。”

說道這裡,林婉婉歎了一口氣,摸了摸墓碑上的照片:“但是,我想阿芷希望你走出來,去過新的生活。”

說罷,林婉婉便轉身向外走。

但剛走了兩步,便聽到陸譯沙啞的聲音。

“我對她是認真的,五年前,是她救了我,救了我的手,也救了我的人生,不然我早就放棄學醫了。”

林婉婉停下腳步,回頭看著他,眼裡滿是遺憾。

如果阿芷能知道真相,或許有些事會不同。

陸譯目光堅定:“所以,婉婉,我不會忘記阿芷的。”

林婉婉知道,放下很難,尤其是雙方冇有過錯,帶著遺憾生死相隔的時候。

所以,她一言不發,轉身快步離開了墓園。

她害怕,再待在那裡,她又要哭紅了眼。

上車之後,秦子舒說道:“婉婉,你要不今晚去我那邊住吧。”

昨晚,她躲在被窩裡哭的事,他是知道的。

他害怕她會觸景傷情。

林婉婉猶豫了一下,點了點頭:“好啊。”

雖然她應了下來,但秦子舒卻心裡有些不安。

她越是安靜,他便越是不放心,總擔心她在籌劃著什麼。

“婉婉,要不我們出國玩?想不想去看薰衣草?”

林婉婉將頭靠在窗戶上,沉默了幾分鐘,纔開口道:“好啊,你定吧,不耽誤你工作麼?”

“怎麼會,我好歹也是律所的老闆,這點自由還是有的。”

忽而,她問道:“對了,金家的認親儀式辦的怎麼樣?”

“取消了。”

聞言,林婉婉愣了一下,轉而瞳孔猛地一縮:“取消?為什麼取消?”

“說是身體欠佳,延期到了下個月。”秦子舒看了她一眼:“你怎麼想起這事?還擔心我爸那邊?”

“不......”可一開口,便又擔心秦子舒多心,便點頭道:“嗯,上次他的態度很強硬。”

“放心吧,他強迫不了我的。”

到了地方,秦子舒進廚房做飯,林婉婉便趁著空當走到陽台上給監獄打電話。

結果,一問才知道,金念雨在金芷出事的當天就被秘密轉移了。

而且,就連獄警也不知道轉移去了哪裡。

林婉婉咬著唇,心裡不免起了疑心。

金芷不過和金念雨見了一麵,一個就被人追殺,一個就被轉移,金念雨到底說了什麼秘密?

難道是和金家認親有關?

可是,認親的事又和傅沛有什麼關係?

唯一和傅沛有關係的,就隻有葉朵兒!

林婉婉指甲摳進肉裡,咬牙......一定和葉朵兒有關!

於是,她直接給葉朵兒打了電話。

“葉朵兒,阿芷的死是不是和你有關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